日本的枯山水庭院艺术 被这个人发挥到极致

日本的枯山水庭院艺术 被这个人发挥到极致
原标题:全世界排队等他出手,他却给天目里茑屋,打造时髦城市庭院 来源:外滩设计酒店 他是日本国宝级枯山水大师,一年只接2、3个项目。花5年时间,将今年中国首个落地作品选在杭州天目里。 在全球各地,我们会看到这样一类景观设计: 以白砂石为大面积铺陈,在沙石上画出规律的线条,苔藓、沙、砾石组成了干枯的庭院山水景观,没有水景却依然让人能感受到波澜壮阔的磅礴气势。 这样的枯山水艺术,被誉为日本庭院艺术的最高峰。北海道银鳞庄料亭旅馆 听雪壶 日本枯山水届有个无人不知的名字——枡野俊明。 僧侣世家出生的他,不仅是日本古刹建功寺18代主持,也是日本当代景观设计界最杰出的设计师之一。 他与草间弥生、野口勇等艺术家齐名,曾入选《时代周刊》“当代值得尊敬的 100 位日本名人”。 在这位禅僧大师手中,呈现了许多令人赞不绝口的经典设计。 日本曲町会馆“清山绿水的庭”,能隔着窗格感受四季微妙变化。清山绿水的庭 曹洞宗祗园寺紫云台前庭“龙门庭”,许多人抛开杂念放松身心。 还有今冶国际饭店中庭的“瀑松庭”,不少人最爱在这里感受松与石的动人静谧。 尽管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创作邀请,但枡野俊明却十分低调,每年只精雕细琢2-3个作品。 而他把今年会落地的中国第一个项目放在了杭州西溪的天目里。 天目里是杭州开发的新概念综合业态,集艺术中心、实验剧场、买手百货、设计酒店等于一体,日本茑屋大陆首店也选在这里。 建成后,这里会成为杭州新晋的坐标地,全城的人都要来这儿打卡。 而枡野俊明将在这里设计三个下沉式庭院,为此我专门去了一趟杭州拜访。枡野老师与植藤造园团队现场配合摆放石组,种植植物 初见大师时,他接地气的带着银色工程帽,镜片后的睿智眼神与从容笃定的神态,不自觉就让人放松下来,随他走进枯山水的世界里。 历时5年打造下沉式庭院 作为枡野俊明参与的首个国内商业项目,占地4万平方米的天目里来头不小。杭州天目里项目效果图 ?goa大象设计 主建筑师是世界著名的意大利建筑设计师伦佐·皮亚诺的公司RPBW。goa大象设计作为合作建筑师及业主的身份,在此项目中担任设计管理和统筹工作。 ARUP担任结构、机电、幕墙、灯光设计顾问;法国蓬皮杜中心艺术副总监担任艺术馆顾问;美国著名植物学家Paul Kephart担任职务技术顾问等等。 园区还邀请美国植物生态学家Paul Kephart,和枡野俊明一起设计植物。 2015年枡野俊明与伦佐·皮亚诺及设计团队、江南布衣创始人李琳、天目里艺术馆艺术总监讨论方案 他们想打造一座时髦的“城市客厅”。 不仅引进了日本茑屋书店的大陆首家店,还要在屋顶上方种树做茶园,在负一层做地下庭院。 未来大楼的四周会种满茂密的植被,而且楼与楼之间,全部打通。 人一走进来就像来到了自己家的客厅,完全没有钢筋水泥大楼的感觉。不管是去购物、听音乐,还只是喝一杯咖啡,都能走累了,来广场发发呆与休息。 在施工现场,我见到了带着团队正在指导庭院的设计的枡野俊明。 他穿着深蓝色的“做务衣”,束紧的裤腿下是一双沾满泥巴的日本特有的分趾鞋。枡野老师查看项目现场 走近些,就听到枡野俊明正在用日语跟和助理在沟通。 其中有一位正抱着一颗小枫树走在泥地里,随着他的话语小范围移动,应该是在沟通落树的具体位置。 七月合作社团队现场配合枡野老师与植藤造园、和泉屋石材店完成工作 而施工现场通透的空间感与部分已经装好的石材墙面,已经让这个被设定表达“光、影、表、里”韵味的庭院初具规模。 早在2015年末,项目就和枡野俊明确认了合作。 “如果业主可以花时间来等待,并接受我的要求等这个作品做成,那也是说明我们的确有缘分的。” 枡野俊明讲话很轻柔,是典型日本人极有礼貌的样子。 从最初的设计阶段到后期的现场,枡野俊明都会亲临现场,对项目的每一个细节都谨慎推敲。 他和团队考察了西湖周边的自然景观与项目已有的建筑设计,从海拔高处俯瞰,从不同区域凸显的物质肌理个性里寻找不同的设计思路。 最终,呈现出以“水,风,空”为主题的不同景致。 “风”位于餐厅与画廊之间,种植大棵榉树。 从餐厅望出去可以看到画廊一侧立着一块石材景观雕塑,这是濑户内海产的御影石,能隐约感受到后方画廊的艺术氛围。 风吹过时树叶的起伏,能让人更清晰的感知无形的自然力量。“风”庭园手绘效果图 为了精确表现出他的作品风貌,就连现场墙壁和石丘的石材,也是枡野俊明从他35年来一直合作的日本和泉屋加工来的。 看似不起眼的普通石材竟然耗时半年加工完成,用集装箱海运至杭州现场。 在呈现“水”的空间里,他采用瀑布形式。 水流从高空落下从山间流出,会有种人在水中行的融入感。“水”庭园手绘效果图 而在“空”设计上,枡野俊明用了典型枯山水里白砂与观景石的搭配。“空”庭园手绘效果图 “我想如果在杭州做枯山水,吸收绿色丰富的自然景观最好”,枡野俊明说。 看枯山水的庭院,其实并没有一个刻意的标准,但它需要观者独立的思考,去找到生活中的意义。 因热爱而坚持 枯山水又称假山水,是日本园林独有的构成要素。在现有的小空间内,将苔藓、沙砾与岩石作为媒介,呈现出极致的美感。 因为这种禅意景观设计精妙,在上流社会也受到推崇。 1975年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日本时,就专门要求前往日本著名的龙安寺欣赏它的“石庭”枯山水。龙安寺 而枡野俊明之所以能成为日本当代枯山水大师,也跟他能随时利用石头、花草、风、蝴蝶等元素做出自然、清新的庭院分不开。 行业内评价他的作品“继承和展现了日本传统园林艺术的精髓,准确地把握了日本传统庭园的文脉。” 对于枡野俊明而言,很早他就有了成为祖传寺庙继承人的坚定觉悟。 十岁那年,他跟着双亲去京都游玩,也去了许多不同的寺庙。在著名枯山水庭院龙安寺方丈堂前,一片分布着5组长着青苔的岩石的矩形白砂地,深深吸引了他。 到了高中,因为家庙对外开放的部分需要整修,枡野俊明更是对枯山水和空间设计产生了极大的兴趣。 大学时代除了常规课业外,他还师从禅学大师齐藤胜雄修行,并自学了关于建筑方面的知识。 在日本有个说法叫“庭屋一如”,意思是庭院和建筑的美学关系其实是分不开的一体,而枡野俊明越钻研越发现,庭院与禅宗的意趣也是不可分割的。 那种对“余白”和“間”最终极的追求,在书道、茶道、花道与庭院山水间,很容易识别出来。 毫无意外的,庭院设计便成为枡野俊明在宗教事务以外热爱的事业。 他通过这一兴趣爱好,结合禅宗的美学,再以空间的表现手法去展现它。 看似甚至连草木都没有的枯寂景观中,却总能给人以灵感和启悟,充满浓厚的禅意,方寸之间、意犹未尽。图片来自达志影像 工作与兴趣皆修行 明治维新后,日本僧人世俗化,在宗教事务以外经营自己的事业,也成为一种传统。 因为可以结婚生子,寺庙也在世袭中变为家庙,生活与修行,都在自己家中进行。 枡野俊明的生活便是如此。 清晨4:30就已经起床,坐禅,诵经,扫除。 上午9点,他来到事务所里与团队讨论项目,此时寺庙若来了客人,他也会做接待工作。 忙到傍晚回家,又开始晚课的坐禅、诵经,11点入寝休息。 周末时,还会有在寺庙里举行禅会,偶尔还需要做一些法事。 每周二,是枡野俊明教课的时间。他会换上便装坐JR线去多摩美术大学给环境设计专业的学生上课。 学生们很爱听他的课,因为他的课旁征博引,内容丰富。 课上不仅有日本文化的外部空间设计,还有一些与建筑相关的知识。 到了夏季,他还会带着学生去京都的庭院进行一些参观。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四十年。 尽管不太会对外界谈及他的家庭,可他仍旧是一位丈夫,也是一位父亲。 有人问起他有几个孩子时,枡野藏在金丝框眼镜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,俏皮地回答:“这是秘密。” 当然,他也会要求平时各忙各的家人们,每周抽出一天聚聚,坐下来吃顿饭,交流交流感情。 不久前,枡野的儿子刚刚完成一段修行回家,而他也会慢慢将寺庙的一些事物传给他的儿子,未来将由儿子将家庙传承下去。 当然,这样的子承父业,也是基于尊重孩子们自己的选择。 作为一位父亲,他并没有限制孩子们的喜好和职业规划。 “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,我只希望他们能把对于社会的价值最大化。” 在合作伙伴眼里,枡野俊明是专业又睿智的枯山水大师。 回到已有近500年历史的曹洞宗建功寺,在信众弟子心中,他又是一位修行40年资历深厚的禅学大师。图片来自三联生活周刊 他一直在追求摒弃基本欲念以外的欲念。 在NHK上,枡野有一档节目是教大家坐禅。镜头里他亲身示范,先是左右微晃身体再在中间落定:“下巴放下,气沉丹田。” 摄像机就对着静止的他摄了15分钟,枡野说这样能让大家有个思考的时间,在被追赶的紧迫状态下,停下来找找本心。 “在信息爆炸的当下,思考是很重要的。比如说我为什么会活着,我是想做些什么,可以对社会做什么贡献。我们都要保留一颗感恩之心。”